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跃杰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7|回复: 0

洛克希德马丁的臭鼬工厂

[复制链接]

244

主题

314

帖子

116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65
发表于 2017-6-20 14:5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臭鼬工厂 臭鼬工厂(英语:Skunk Works)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高级开发项目(Advanced Development Programs)的官方认可绰号。臭鼬工厂以担任秘密研究计划为主,研制了洛马公司的许多著名飞行器产品,包括U-2侦察机SR-71黑鸟式侦察机以及F-117夜鹰战斗机和F-35闪电II战斗机、F-22猛禽战斗机等。
2013年6月,臭鼬工厂宣传片泄露美国绝密的第五代战斗机方案(即F-22的下一代战斗机)。


中文名臭鼬工厂外文名Skunk Works所属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任    务担任秘密研究计划,研制飞行器
目录



简单介绍[url=]编辑[/url]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以下简称洛·马)由原洛克希德公司和马丁·玛丽埃塔公司于1995年合并而成,核心业务是航空、电子、信息技术、航天系统和导弹,主要产品包括美国海军所有潜射弹道导弹、战区高空区域防空系统、通信卫星系统、F-16、F-22和F-35(JSF)等战斗机,U-2间谍侦察机、SR-71“黑鸟”战略侦察机,C一5“银河”大型军用运输机系列及岸基反潜机P-3系列、C-130系列军用运输机、军用电子系统、飞行训练辅助设备、火控系统和空中交通管制设备等,占据美国防部每年采购预算1/3的订货,控制了40%的世界防务市场,几乎包揽了美国所有军用卫星的生产和发射业务,成为世界级军火“巨头”。
臭鼬工厂有着高度自治的管理模式,避免组织内部的想法创意等由于官僚主义而被限制。

名字由来[url=]编辑[/url]
二战期间,洛克希德公司将其预先研究发展项目部搬到了加利福尼亚州伯班克一个不为人知的“马戏团帐篷”里(起初的工作场地是工作人员自己搭建,墙体用闲置的发动机包装箱堆砌而成,屋顶则是用从马戏团租来的帐篷),因当时其厂址毗邻一家散发着恶臭的塑料厂,员工不得不着民防用防毒面具来上班,这里人迹罕至。工程师Irving Culver对劳动环境表示不满,“臭鼬工厂”由此得名。

经营管理[url=]编辑[/url]
臭鼬工厂以企业化的经营与人性化的管理方式,带领一群积极进取的专业工程师,以无比的创造力发展出美国国防科技中最机密、最先进的武器产品,更以迅速、有效的成本控制著称于世,从而成为全世界从事高科技产业的大型公司所效法学习的标杆。
从最初的简陋仓库式办公室、10多位工程师、薄弱的型号项目基础,到主导美国最机密的先进技术研发的高效率创新团队,具有传奇色彩的臭鼬工厂在短短几十年间漂亮地完成了多级跳,并至今保持着旺盛不衰的发展势头,这与其独特而先进的管理理念和方法密不可分。
这些被后人归纳总结为“臭鼬管理法”的金科玉律,也已经冲破航空航天领域,并在工业、商业等众多领域的企业管理中发挥着其耀眼的光芒。
在这种组织创新模式的催生下,施乐的Polo Alto实验室、美国AT&T的贝尔实验室,“曼哈顿计划”、IBM的“国际象棋项目”、BMW的“i项目”等如雨后春笋般崛起,这些都是商业化臭鼬工厂的典型代表。苹果公司的Macintosh电脑、东芝笔记本等很多产品也都是在这种组织创新的模式下生产出来的。

主要成就[url=]编辑[/url]
具有传奇色彩的“臭鼬工厂”(SkunkWorks),素以研制隐形飞机和侦察机而闻名,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F-117隐形战斗机,以及美军绝密航空研制计划,如U-2SR-71等。
臭鼬工厂创建于1943年,即航空分公司的预研小组,承载着关键技术的基础研究,初建时洛克希德公司正为美国空军生产第一批实战型喷气式战斗机XP-80,后来,该团队在高空侦察机和隐形战斗机研究方面取得了一系列辉煌的成就。2000年,其工作重点还集中在洛·马的航空部门,并将研发重点放在传统业务上,即为美国防部生产先进战斗机原型和高度保密的航空器平台。如今,洛·马十分清楚,臭鼬工厂从事的创新不是简单的重复性劳动,而是一种高投入、高风险的创新,打破条条框框、摒弃墨守成规的行为准则使那里成为富有创造力的精锐人才充分发挥能力实现梦想的天堂,惊人的科研成果不断送往得克萨斯的沃斯堡和乔治亚的玛丽埃塔两个制造中心,一次次带给世人耳目一新的震撼。例如,正在研究的如何将隐身涂料与飞机耐高温材料有机融合的成果,将用于不久问世的F-35生产型飞机上。
在臭鼬工厂位于加利福尼亚帕尔姆达尔的实验室里,科研人员正在进行新型全球远程打击平台的研制,以支持美国空军现役中程和远程打击能力的不足,最终将替代B-lB、B-2AB-52。其它在研项目还包括替代C-130的新一代隐形战术运输机,用于远程运输和侦察的新一代飞艇,无人航空器和无人战斗航空器等。其中,新一代飞艇将“开创飞行史上的新纪元”,能够携载1814千克的多任务有效荷载在约2万米的高空近似于静止轨道上运行,它的巡航时间远比无人机要长:计划研制的原型飞艇在太空的巡航时间为几个月,而基于原型飞艇的作战型飞艇巡航时间则可能长达1年。当然,这种飞艇与卫星最大的不同在于能返回基地完成维修,并可进行任务装备更换。
当然值得一提的是2000年臭鼬工厂与洛·马位于佛罗里达州奥兰多的导弹和火控部门首次合作获得了AGM-158(JASSM)项目合同,从而使公司成功进入了国际巡航导弹市场。2001年,这一战略合作不但赢得了美国防部的F一35项目,更给公司带来了历史上最丰厚的回报。
为此,研发人员充分利用研制F-22等战机的经验,使F-35除了借鉴其包括倾斜的双垂尾、涂覆的座舱盖和遮盖起来的喷气管等技术,在减小雷达与红外线特征方面更技高一筹,别看它体型不大,重量只有10吨左右,却能携带5吨弹药和6吨燃料,续航能力超过1000千米;既能像F-16战斗机进行空中格斗,又能像F-18战斗机成为航母上的主力;而它可以垂直起降的性能使其装备部队后,将取代美国空军使用的F-16和A-10战斗机以及现役的F/A-18和AV-8B鹞式战斗机。正因如此,F-35不仅性能优越,可靠性好,同时降低成本,相对于F-22战机上亿美元的高价,其单机价格仅为2800~3000万美元赢得了世界范围的巨额定单。
随着洛·马从以平台为中心业务向系统合成、IT领域和传统业务相结合的新型国防企业转变,臭鼬工厂的影响力日益增加,作为核心竞争力,使公司具备了从平台到系统、从传统到“网络中心战”为主的任何国防项目投标的能力。
飞机制造厂生产画面


















[1]

创新制胜[url=]编辑[/url]

发展战略
21世纪初,现代国防工业面临着众多挑战,洛·马借鉴了日本 半导体行业在动荡时期的创新发展战略,着手核心业务上的竞争力,提高产品市场占有率,一举成为美国国防部、 能源部、国家宇航局三大关键政府部门的顶级供应商,不仅在人造卫星制造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更在航空 航天飞机发射方面成为行业的领导者。 对以航空、宇宙和国防工业为主的洛·马来讲,通过每年高达9亿美元的研发投入,其中包括15%用于基础性如纳米技术、机器人等技术的研究,以确保其在技术方面的领先优势,把握未来20-30年整个行业的发展方向。正因如此,公司在降低产品成本、减少制造和产品维护时间等方面制定了非常积极的目标。例如为了达到这些目标,F一35项目小组使用达索系统公司的CATIADELMIA解决方案把设计和制造环节集成在一起,从而使其拥有了开发出业界最完善、顶级技术的过程优化工具和航空专业模块,大大促进其保持技术领先优势的能力。公司 Logo
洛·马2005年度报表尚未公开,但从2004年355亿美元的销售总额分析,航空系统的产值是118亿美元,占整个公司总销售额的33%;电子系统97亿美元,占27%;太空系统64亿美元,占18%;信息技术服务、综合集成系统则各为38亿美元,分别占11%而其中约180亿美元来自和政府签署的合同。

如今,洛·马的业务定位已调整到以IT产品,而不是航空产品支撑公司的发展,正如副总裁鲍勃·特里斯所说:“我们非常自豪被称为‘平台仓库’,但我们也希望人们意识到,我们公司有50%以上的产品和平台没有任何关系,主要集中在系统集成和IT产品上。”事实上,13万雇员中有2万人是IT方面的专业人员,密切关注着国防和情报部门、国土安全部门以及联邦政府机构的需求。
很少有人知道,洛·马每年所编写的软件代码数量甚至超过了微软公司。为此,微软公司和洛·马公司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在一些美国政府国防项目上进行合作,如美国海军下一代核动力航空母舰软件和国防部信息安全系统等,帮助美国空军对其位于北美的某大型空间指挥和控制中心进行技术升级,以及共同开拓利润丰厚的联邦政府机构技术服务市场。与其说洛·马以技术更新引领着军事变革的潮流,不如说其技术贮备和研发能力给予其更多赢战机会,特别是“网络中心战”的战略转移,使洛·马在本世纪初这场由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领导的军事变革中稳操胜券。“网络中心战”的终极全景将各类武器平台通过全球信息网络构成一个整体,在指挥中心,人们能够看到一幅无缝连接的全球范围内的敌我态势图,这就要求军工企业必须具备生产同时满足多种需求的武器平台能力。为此,洛·马成功地在战场实验室里研制的传感器、数据链、系统等会在第一时间里被加装到原有的武器平台上,凭着这种技术渗透促成其新的武器平台研发出现了螺旋式发展的趋势。
与此同时,洛·马将每年研发预算的50%拨给涵盖全公司的科研发展部门,使其得以与桑地亚国家实验室保持平等的研发伙伴关系,从而介入最尖端的机器人技术和纳米技术的研究中,而这些在今天还没有充分为人们所认识的技术很有可能是公司未来的立身之本,并使其在技术领先的状态中影响着武器平台的变革。
2011年,洛·马高层传出声音:“我们不可能在某天晚上醒来后突发奇想地说要进军某个领域。我们需要用良好的表现来赢得客户的信任,必须事先具备必要的能力,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不久,CEO鲍勃·史蒂文斯签署了一项内部投资计划,对所谓的“突破性技术”进行广泛的投资,因为这些技术随时可能成为企业的新增长点,就像上个世纪60、70年代的微处理器技术一样带来革命性的突破。公司对外报道非常谨慎,但通过详细分析研究,可以看到除纳米技术和机器人外还包括特超声学、生物测定学、持续侦察技术(特别是近太空,即20-120千米内太空的利用)、信息融合、无人和自动系统等。

网络中心
进入新世纪,随着“网络中心战”明显渗入到军事中的每个领域,特别是美军在自身转型中将核心方向定位在全球信息栅格(GIG),洛·马便大力加强“网络中心战”产品的开发和市场推广,并针对未来美国防部采办的所有物品将必须能够组成网络并与GIG兼容,选择在国防部作战开发指挥中心和研究中心附近的南弗吉尼亚成立了“全球视景综合中心(GVIC)”,为国防部“网络中心战”提供测试网络的“基地”。
该中心拥有4645平方米,建筑与基础设施均考虑到既便于与外界包括政府、工业部门和研究院校的联合,又保护竞争者或政府部门之间的秘密合作,因此它不是一个孤立体,而是能够与洛-马和美军的安全计算机网络连接,通过一系列技术手段保证“网络中心战”各项测试任务顺利进行。GVIC作为“网络中心战”这艘“旗舰”的节点,与公司的20多个站点实现了连接,将客户和合作伙伴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从而使承担的业务逐步扩大到进行网络中心战分析、联合能力认证以及综合评估工作。
由于洛·马是全球范围内唯一采取如此有针对性的大胆投入,公司对GVIC的应用运行寄予厚望,要求他们能够根据用户和合作伙伴的需求调整工作方向。
与此同时,为了更好地满足美军对“网络中心战”的武器装备需求,洛·马正在进行具有长航时、大负载和大空间的无人机开发。现在使用最广泛的无人机例如美国空军的“捕食者”、陆军的“猎人”、海军的“先锋”以及英国的“不死鸟”等,都必须预先编定任务程序或由控制中心遥控指挥。而由洛·马领导的武装战斗旋翼无人机(UCAR)集团在2005年9月完成了可用于UCAR传感器的机载和地面演示试验,旨在演示能够与有人/无人地面/空中系统自主协作的旋翼无人机系统的可行性,一旦这个项目进入实用阶段,其军事用途以及使用价值将远远超过各类无人机,成为“网络中心战”更为优秀的战场“节点”。

创新中心
尝尽创新甜头的洛·马在臭鼬工厂基础上于2005年4月,选择萨福克成立了“创新中心”,专为美国执行军事任务和国土安全建立作战概念和“网络中心战”提供解决方案。正如中心首席执行官罗伯特·J·斯蒂芬森所说:“有了创新中心,我们可以在关键时刻帮助客户面对复杂而不可预测的全球环境,我们可以通过发展综合系统和网络中心战解决方案,帮助形成美国的反应机制。”
创新中心初期的主要工作包括快速原型制造,联合试验,深入分析先进的指挥、控制、通信和信息战,联军规划、后勤、监视和侦察,导弹防御以及国土安全等,通过一系列的模型和仿真技术重点研发“网络中心战”的解决方案,向指挥官、政策制定者、作战人员、分析家和工程技术人员提供一个合作环境,用于评估和试验新的作战概念。同时,还负责洛·马的C4ISR技术开发,就C4ISR和 信息化作战、联合部署、后勤保障、本土防御和安全等方面进行超前研究。
该中心紧临美国联合部队司令部、美国训练及教学司令部、美国宇航局、美国空军司令部和美国海军的军事设施,通过洛·马内部的全球视频宽带网络与其它中心的27个节点相连,以便使所有子公司都能分享这一个创新中心带来的技术进步。
创新中心已进行的“全球远程打击”的模拟向人们展示了其所能提供的用于全球远程打击的武器平台的设计原型,包括“全球远程打击”所涉及的指挥与控制、战场空间感知、聚集后勤、战场保护,而这一切又通过“网络中心战”加以融合。中心负责人说:我们将战场感知和情报融合成全球态势感知图,从而使美国军队进入了信息化作战的时代,所显现的全球到达、实施重点目标的攻击、动态目标跟踪和全战场巡逻的巡航导弹等态势,明显有助于美国国防部决定其究竟需要怎么样的打击能力,以取代美国空军古老的轰炸机群。
科研人员们在这里所进行的实验并不是为了找出能力的差距,而是让客户能够真实地臭鼬工厂
体验新的武器平台的综合性能,从而帮助其作出适当的决定。

正是这种不断获取最新的技术和公司内部的技术水平移植,使洛-马可以根据不同的需求对各种技术进行整合,将它们应用到产品中去。除了最具代表性的F-35项目外,濒海战斗舰(LCS)的定单,同样展示了洛·马利用其技术优势的制胜法宝。在此之前,洛·马从来没有进行过整船的建造,但它在系统整合方面的技术优势使它能在获得合同后的很短的时间里,就根据美国海军的要求提出了设计方案,并最终在2005年正式与美国海军签署了生产LCS濒海战斗舰的合同。
LCS濒海战斗舰和F-35项目向人们显示了军火商和美国军方在商业运作方式上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美国军方需要在预算和获取作战能力间找到一种平衡,它希望能花有限的资金获取能够在不同作战环境里完成多种任务的武器平台。洛·马正是充分发挥了自身技术优势,提高研发速度,降低成本,创造了适应未来发展的竞争力。
此外,洛·马还为美海军提出了隐身高速攻击侦察艇(CHARC)概念。该艇将携带一系列武器,执行小型舰船防御、濒海反潜作战、扫雷、将特种作战部队投送到热点地区等任务。C H A R C采用小水面线双体船(SWATH)设计,其前驾驶舱人员为2人,采用了现代直升机设计技术,其前部安装一挺20毫米速射机枪,船体前部两侧有4个内置武器舱,每个侧舱内可安装1枚AGM-114“海尔法”导弹或“联合通用导弹”。该艇还可以洛·马新研制的“网火”系统,该系统具备超视距打击能力。
与此同时,洛·马正在将长11米和12米两种CHARC推销给海军和美特种作战司令部,该艇将主要与LCS配合使用,首艘美海军濒海战斗舰“自由”号目前正在建造之中,预计于2006年底交付美海军使用。
纵观全球市场,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正处在一个不败的地位,除了可出产更多F-16飞机,手中已掌握的美国和英国近2600架F-35飞机的订货承诺,使这种低成本、多用途战斗机有着光明的未来,并有着丰厚的利润回报,整体上甚至会赶超F-16家族。与此同时,依靠其在海军武器平台、太空情报侦察技术、C4ISR和导弹防御方面的技术优势,公司被认为是全球为数不多的几家能够在全球范围内满足不同客户需求的系统整合厂商。当我们看到近几年洛·马在技术创新方面的多项成功时,有谁能否认其世界级军火巨头的地位与能力呢。

宣传作品[url=]编辑[/url]
2013年6月,在臭鼬工厂发布的70周年纪念视频中,出现了众多美
臭鼬工厂宣传片(3张)
军未来武器,其中就包括第六代战机和全球打击系统等未来概念武器。

视频中出现的未来战机采用了更为扁平化的设计,进气口比F-22采用的菱形进气道更为扁平化,与F-22曾经的竞争对手Y/F-23更为相似。[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京ICP备17005959号|IAC-16|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wenyuejie    

GMT+8, 2017-7-22 14:36 , Processed in 0.08362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